移动版

主页 > PT电子 >

10人因仿真枪受审 主犯涉枪超6支最高或判20年

原标题:10人因仿真枪受审 主犯涉枪超6支最高或判20年-暴风眼

“我从小就老老实实,读大学连课都不敢逃,怎么就成了跟他们(杀人犯、抢劫犯)一样的‘罪犯’呢?”

冯波,湖北应城人,2013年大学毕业后选择自己创业开琴行。2017年3月30日,他和郭鹏、刘洪斌、孙涛等共10人因被控“非法持有枪支罪”等罪在佳木斯中院受审。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物证鉴定中心的《检验意见书》显示,此10人持有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6毫米BB弹的气枪”,枪口比动能均大于1.8焦耳/平方厘米,均认定为枪支。

律师认为,1.8焦耳/平方厘米的枪支认定标准过低,此前,四川青年刘大蔚台湾网购玩具枪案以及天津摆气球摊大妈涉枪案中也存在同样的争议。按现在的法律,主犯郭鹏因购买、售卖、邮寄5支、持有1支仿真枪等,最高可能判20年有期徒刑。

目前,10人中8人被取保候审,2人在押,均在等待佳木斯中院作出判决。

抓捕:10人因仿真枪涉案

“我刚跟学生上完课,突然8个人冲进来,首先夺走我的手机跟电脑。”目前已被取保候审的冯波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2016年5月10日下午1点左右,自己在湖北突然被抓。“他们说是海关缉私局的,未出示搜查证就在我店里翻东西,把店里弄得一片狼藉。”

冯波说,“由于没找到东西,他们让我带去家里搜寻所谓的武器。最后,在我家床下找到三支收藏的玩具枪。他们说我走私武器,我爸妈都觉得不可思议。”

“在我们本地派出所不配合的情况下,他们强行把我押送到武汉海关缉私局作了笔录跟体检,随后便送进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关押。”冯波讲述,武汉海关的人比较同情他,告诉他不是大事,并给他买了洗漱用品跟褥子。

早在2016年3月25日,佳木斯海关缉私分局在山东省潍坊市,将31岁的潍坊市交通局监察大队工作人员郭鹏抓获,称其涉嫌走私武器。

此后,该局于4月1日在山东省潍坊市抓获腾泽华(潍坊市百世汇通快递公司揽件员),4月7日,在山东省济宁市抓获孙涛(中国移动济宁营销中心员工)、在吉林省白城市抓获付磊(白城市殡葬管理处司机);4月8日,在四川省遂宁市抓获陈伟(百世汇通快递公司遂宁市城南分部负责人);4月18日,在湖南省长沙市抓获王川铭(湖南乐田娱乐有限公司出纳);4月25日,在广西桂林市抓获刘洪斌(桂林航天工业学院教师);5月16日,在江苏省扬州市抓获田埜(扬州大学大四学生);5月26日,在湖南省常德市抓获罗华亮(德山上海大众4S店索赔员)。

“一直以来,我都自认是个安分守己、克己奉公的人,从18岁参军到退伍参加工作近20年,入党18年,从来没有违法乱纪的记录。”吉林白城35岁的付磊称,“我当年服役的武警部队就是负责看守所外围保卫任务,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被‘保卫’的对象。”

让付磊特别揪心地是,当天下午他刚接完上一年级的女儿放学回家,就在准备上楼的时候,被4个身着便装的男子拦住。

“我把自己收藏的玩具枪如数上缴了,办案人员又扣押了家里2台电脑。我在哈尔滨海关缉私局做了一夜的笔录后,8号中午被送到了佳木斯市第一看守所。”

四川遂宁的陈伟是一个真人CS战队的队员,他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他被找到以后,就带他们去家里。

“路上我问有队友的玩具枪放在我家,需要让队友来认领吗?本地派出所和海关的人都说暂时没必要,不是我的不会算在我头上,但后来这些枪都算我头上了。”

10人因仿真枪受审 主犯涉枪超6支最高或判20年

冯波拥有的一支BB弹长“枪”说明书(左)与鉴定(右)数值不一。图/徐晟

主犯:被控3罪当庭痛哭

“我清楚我们国家对于枪是坚决禁止的,从来也没想过要触碰国家的法律,后来知道了一种能发射BB弹的玩具枪,又点燃了对于枪械的热情。”付磊向海关办案人员解释,自己因为当过兵,有对枪械的情结。

他在看守所里一呆就是20多天,等到的却是一纸“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逮捕令。接下来是更漫长的等待:经过了3次审查起诉、2次退回办案单位补充侦查、3次延期审查起诉,终于在羁押300多天后,2017年2月7日收到了《起诉书》。

在这些日子里,他经过了无数的绝望,想念家里的孩子,父母和年迈的爷爷奶奶,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他们。

期间,2016年4月29日和6月21日,快递揽件员腾泽华与大学生田埜先后被佳木斯海关取保候审,11月17日和21日,王川铭、孙涛先后被佳木斯市检察院取保候审。

2017年3月30日,佳木斯中院开庭审理此案,6名在押的被告人均戴着脚镣受审。

“他被‘双开’了,老婆说闹了一年累了,意思就是离婚吧,毕竟他没好几年是出不来了。他是独生子,父母都六十多了,四岁孩子还不知道怎么办。”

冯波介绍,因被控“走私武器罪”、“非法买卖、邮寄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三项罪名,原本在潍坊市交通局监察大队工作的第一被告人郭鹏当场失控,在庭上哭得歇斯底里。

佳木斯市检察院《起诉书》载明,10名被告人分别涉嫌走私武器罪,非法买卖、邮寄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其中郭鹏、刘洪斌和孙涛均犯有多罪:

被告人郭鹏为与被告人罗华亮交换枪支,又分别接受谢天和被告人付磊的预订,从台湾网友“台北疯购网”处购买枪支共5支,由“台湾疯购网”以“画笔盒”、“量尺”等虚构名称向海关申报信息,逃避监管,通过两岸小包快递邮寄进境。

被告人郭鹏出售给被告人刘洪斌枪支3支,出售给于东航、贾伟、李靖、被告人田埜各1支枪支,出售给被告人孙涛枪支2支(其中1支是被告人腾泽华帮忙邮寄)。被告人刘洪斌出售给被告人王川铭枪支1支,出售给被告人田埜枪支2支,出售给章璋、张建健枪支1支,向网友“研社”购买枪支1支。

被告人郭鹏非法持有枪支1支,零部件32件。被告人付磊非法持有枪支6支,零部件63件。被告人刘洪斌非法持有枪支6支,零部件48件。被告人罗华亮、王川铭、冯波均非法持有枪支4支。

根据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物证鉴定中心的《检验意见书》,此10人持有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6毫米BB弹的气枪”,枪口比动能均大于1.8焦耳/平方厘米,均认定为枪支。

根据被告人冯波拥有的1支长“枪”说明书,其出厂时所做动能测试,初速都在130米/秒左右,换算比动能为4.64焦耳/平方厘米左右;而根据鉴定意见,其2支“枪”的数值则在5.86和6.75焦耳/平方厘米。

律师:枪支认定标准过低

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查询得知,公安部分别于2008年、2010年发布《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以及《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

陈伟的辩护人高云超律师认为,以此作为枪支认定标准“非常荒诞”。他说,陈伟无罪,其他9人也都无罪。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徐昕表示:仅从起诉书认定主犯郭鹏的情节来看,可能会判得很重。

“郭鹏走私气体动力武器5支,根据最高检《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非法买卖、邮寄气体动力枪支11支,根据最高法《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属于情节严重,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非法持有气枪1支,依前述规定第五条第二款,数量未达2支,不构成犯罪。”徐昕表示,郭鹏如被认定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期最高可达二十年,最低亦不少于十二年。

他认为,仿真枪是否是刑法意义上的枪支,应从刑法以及枪支管理法所界定的枪支的实质意义来把握,而不应依据公安部内部的枪支标准认定。

对于1.8焦耳/平方厘米的标准是否过低,判案时是否应适用公安部制定的标准一直存在争议,此前有不少争议案例引发广泛关注。

2014年,四川达州青年刘大蔚因网购24支仿真枪,货还没有收到,结果以走私武器罪于2015年4月被判处无期徒刑,同年8月法院终审维持原判。福建高院于2016年10月做出再审此案的决定后,迄今没有确定开庭日期。

2016年10月12日,天津大妈赵春华在大悲院码头摆摊打气球被抓。两个月后,天津市河北区法院一审判处其3年6个月有期徒刑。2017年1月26日,在除夕前一天,天津市一中院二审改判为赵春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2010年,广州玩具小贩王国其因在一德路贩卖仿真枪支,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后案件经过六年七审,2016年年初,这个“卖枪小贩”终于等来了他的一纸无罪认定和34万元的国家赔偿金。

徐昕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近年来一系列案件充分暴露了枪支认定标准过低。为此,他不断呼吁:1、公安部提高枪支认定标准,先恢复至2001年的标准,枪口比动能大于16焦耳/平方厘米;2、呼吁最高法出台司法解释,将仿真枪的定罪量刑区别于真枪;3、枪支管理应分类分级,仿真枪的管理区别于真枪。

被告:希望做无罪辩护

“开庭时我戴着手铐脚镣见到了父母,于心不忍就认罪了,当庭取保。”冯波回忆,“在看守所生活条件不好,还要劳动做牙签。在那我遇到了从没想到会遇到的人:故意杀人的,涉黑的,绑架的,抢劫的,盗窃的,强奸的。”

冯波说,“我时常发呆:我从小就老老实实,到大学毕业连课都不敢逃,怎么就成了跟他们一样的‘罪犯’呢?”

“我不敢碰真枪,犯法的事情不能做。我收藏的玩具枪仅能在皮肤上面留下一个小红点,而我也完全把它们当作收藏品,一包bb弹放了好几年,到被收缴时还剩下四分之三。玩具枪怎么就成了真枪?被关押期间,我每天都过得很煎熬,更加不敢想远在湖北家中的父母。”冯波说,自己是个禁枪主义者,但实在不理解自己的玩具枪怎么变成了真枪。

“庭审的当场,我选择了认罪悔罪,357天的看守所生活告一段落。”付磊说,为了能争取到取保候审的机会,他写了悔过书,并承认了自己所持有的“仿真枪”是枪的事实。

陈伟是开庭时没认罪、律师也做无罪辩护的被告人。“去年6月我就让律师找其他玩具枪的所有人出了证明,我在队里属于后勤人员,7只里面就1支hk416属于我,最后居然全部算在我头上。”

但随后,佳木斯中院为陈伟、罗华亮办理了取保候审。目前,十人当中仅郭鹏和刘洪斌在押。

“自己受罪没什么,但让家里人跟着受罪觉得心酸。我在看守所呆了11个月,父母在热锅上煎熬了11个月。”冯波回家后,朋友告诉他,这一年里,只要有人问他去哪儿了,他母亲都会哭泣。

现在,之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琴行转让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培训行业讲的都是信用,谁也不愿意把孩子交给一个进过看守所的老师。“案件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判决还没下。我希望早点有说法,被收走的电脑、手机早点还给我,我的商业资料都在里面。”

陈伟说,“我们并非穷凶极恶之人”,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儿子才两岁半,这一年与社会脱节太多,事业(快递)也转让给别人了,损失极大。表示,自己在被羁押时只想着委曲求全,回家后了解了很多情况,想法也变了。

付磊从网络上了解到了关于仿真枪获罪的很多案例,得知几年来数万人跟他有着同样经历——因为军事爱好把自己送上一条所谓“犯罪”的道路。

“这些人有学生有老师有医生甚至还有现役的警官,他们都跟我一样有美好的家庭,可爱的家人,热爱的事业,就因为不合理的鉴定标准而失去了一切,希望大家能坚持争取到一个公平的结果。”

“即使判缓刑,我也成了罪犯,所以一定要上诉,我要求做无罪辩护。”冯波说,希望有关部门能对目前不合理的枪支标准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来。

截至发稿,10名被告人仍在等待佳木斯中院作出判决。